是日本規矩太多還是有些人不知道如何尊重他人?

桃園拉拉山附近的風景
桃園拉拉山附近的風景
在台灣只要出門就是被別人妨礙的開始

我平常鍵盤關心台灣時事,每次回台,那些感受都是切切實實的,最近幾年我對台灣人不耐煩的口氣還有在公共場所大聲嚷嚷的行為也感到很痛苦,因此沒事盡量待在家裡避開所有亂源。 只要出門就會發現,有些人真的是完全不擔心妨礙到別人,這種事去到越Local的景點越是誇張。去年去了花蓮,爸媽的朋友們把所有無人仙境都吵成菜市場,今年去了拉拉山,更凸顯出國旅被人嫌棄的另一個原因—其他觀光客太沒水準

就先不說那看板有多悲劇了
就先不說那看板有多悲劇了
沉浸式劇場隨時上演,你要當主角還是吃瓜群眾?

大家有看過沉浸式劇場嗎?到處都可以是舞台,有人演戲的地方就有人圍觀,過程中觀眾不能聊天、不能妨礙演員,有些劇場還會請觀眾戴口罩避免演員搞錯對戲對象。在台灣國旅完全就是這個狀態,旁邊的人突然就開始上演原創戲碼,專業的演員大聲說出台詞是必須,誇張的肢體動作也是必須,至於其他路人想不想看,很重要嗎?要嘛一起演要嘛乖乖當空氣! 

#1

這次的拉拉山行程從「恩愛農場」賞櫻開始,停車場照慣例備齊香腸攤等攤販叫賣試吃,反正在停車場也就算了。一進入園區一處戶外座位休憩區,就聽到一群阿姨慌張大喊: 「包包被別人幹走了啦!」 「怎麼可能!剛才我還看到你背著包包啊!」 阿姨伯伯們不顧周圍還有其他人在休息,大動作大音量地四處翻找,甚至開始懷疑別人,隨後便在阿姨放在桌上的衣服底下找到包包,結束了這場小短劇。 #2園區寬敞,遊客不多,大家都很自在地跟櫻花樹合照,正當我和家人pose擺好,爸爸快門也準備按下去的時候,剛才那群人平復了心情,熱熱鬧鬧地從我們中間慢慢地走過去,彷彿我們是一團空氣。我都不知道付個100塊入園,有櫻花可賞還有沉浸式劇場。 #3第二天我們去了拉拉山的巨木森林步道,園區內也沒幾組遊客,不過即使離別人有點距離,也是精彩劇情不斷,有人爭相賣弄知識、有人大聊低級笑話,還有家長放任孩子在小徑上橫衝直撞大聲喧嘩,「爸~爸~第15號樹在這裡啦!!!」在偌大的山林之間,只聞其聲不見其人,請問現在是在上演現代泰山嗎?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孩子會從樹林中抓著樹藤盪過來啊! #4回程在桃園復興區的一家景觀咖啡,店員安排我們坐在戶外露台,大部分客人都是輕聲交談,然而其中有個一組團客,高聲闊論家務事、席間夾雜髒話不說,最後離開時還上演了搶帳單的戲碼,八點檔演好演滿,嫌我這一趟沉浸式劇場看得不夠多就對了。而看似學生的店員,完全沒有去請客人注意音量,或許比起我們這群選擇默默忍受的空氣,那群講話大聲的人付的服務費才是服務費。 我完全能理解,在這樣的環境生活久了以後,你當一團空氣輕聲細語,與他人保持舒適的物理距離,沒有人會感謝你,相反的還必須眼睜睜看著會吵的人拿到糖吃,誰還裝什麼溫良恭儉讓?

夕陽無限好,只是有人在K歌
夕陽無限好,只是有人在K歌
逃進深山也逃不出噪音的魔掌

這次我們住在深山中的民宿「和風山莊」,在庭院欣賞靜謐的山景,遠方竟然傳來「死勒~都邀唉~」的歌聲,勁歌金曲一首接一首來,親身體會什麼叫做響徹雲霄。民宿老闆幽幽地說:「那邊是露營區啦!」原來在台灣露營,不只是享受山林美景,整座山都可以是你的卡拉OK房,國旅當然爽!舒服透了!擁有你就擁有,全世界欸耶。 明明走進了大自然,照理說應該是身心得到沐浴,放鬆下來才對,但我卻不時都處於忍耐的臨界值,我怕我會直接走過去罵人,直到那些吵鬧的遊客走了,我才能鬆一口氣,還不如待在家裡比較有益身心健康。

顯示為第一次看中正紀念堂的衛兵交接
顯示為第一次看中正紀念堂的衛兵交接
是日本規矩太多還是有些人不知道如何尊重他人?

常常看到網路上有人抱怨到日本旅遊規矩太多,還是台灣自由,我合理懷疑他們在國內旅遊時,都是扮演上述那些專業演員。事實上,很多在他們眼中所謂的「規矩」,只要能打從心底對他人抱持基本尊重,就能自然表現出來。當你還認為那是「規矩」,只能說明尊重他人的mindset還不存在於你的理解中,因此會感覺綁手綁腳。而在台灣感受到的自由空氣,都是旁人辛苦忍讓著不打斷他們演戲,他們才能演得那麼自在。如果今天所有人都在大聲嚷嚷,自己扯破喉嚨也聽不清楚對話,那想必不會聊天聊得通體舒暢。

國旅請鎖定國家級景點

不過我要為國旅平反,帶觀光客繞了一圈台北有感,在擠滿外國旅客的國家級景點—中正紀念堂、故宮、101等,遊覽體驗都相當不錯,有看頭、有內涵、廁所乾淨。在日本這種熱門景點我通常都是避之唯恐不及,一心只想找到「穴場」獨享清幽氣氛。但在台灣卻是完全相反,當地人喜歡去的景點,通常風景不優美、旁人沒水準,只會得到沒事找事做的結論。

You may also like...